blank
新加坡精密工程业
2020-04-15
blank
新加坡航空业
2020-04-16
新加坡产业结构介绍-注册新加坡公司-新加坡税收减免-新加坡公司代办-新加坡企业咨询-请关注www.fozl.sgsg2019businessReceiptsIndex

新加坡能源化工业

新加坡化工业在新加坡的发展前景

亚洲在各方面都正在经历巨大的发展,如迅速的城市化、人口结构变化和中产阶级的兴起,这些都在改变着亚洲市场上的产品和服务需求。 随着运输燃料,石化和特种化学产品需求的扩大,亚洲此时快速的发展也为业者带来许多的机会。 作为世界上最先进的能源与化工枢纽之一,新加坡在产量和研究两方面对该行业都有一定的贡献,并且一直力争上游,尽力保持在行业进步发展的最前端。 2010 年,化工产品产业贡献了 380 亿新元的制造业产量。相较于 2009 年的 280 亿新元,这是一个显著的增长。

新加坡的化工产业优势

Chemicals-2-692x240
关键地点: 裕廊岛 新加坡作为全球化工业枢纽的地位是与裕廊岛的大规模开发休戚相关的。裕廊岛是一个囊括了众多世界领先能源和化工公司的综合性基地。巴斯夫 (BASF)、埃克森美孚 (ExxonMobil)、朗盛 (Lanxess)、三井化学 (Mitsui Chemicals)、壳牌 (Shell) 和住友化学 (Sumitomo Chemicals) 等都落户于此。 到目前为止,裕廊岛已经成功吸引了 350 多亿新元的投资。
在整个价值链中,专有制造工艺是能源公司和化工公司竞争力的关键所在。 新加坡拥有成熟完善的知识产权保护体系。对于想要开发专有技术和制造工艺再将其开发成果商业化的公司,新加坡是理想的选择。 裕廊岛也是一个安全有保障的化学品制造基地,非常注重安全和安保。 另外,新加坡已经在研发基础设施上进行了巨额投资,并将持续对其的投入,而且努力与业界合作,以便开创新的产业领域。
化学与工程科学研究院 (ICES) 就位于裕廊岛,它直属科技研究局 (A*STAR),是一所自主国家研究机构。 该研究院的建立是为了进行一系列的研发活动,从探索性研究到工艺开发、优化和问题克攻,以及试点规模项目的运作。 ICES 的中心任务是提供高度训练的研发人员,建立一个强大的科学基地,以及开发技术与基础设施。ICES 已经完全准备好,为能源与化工公司在新加坡开发新产品和新工艺提供相应的支持。 新加坡不仅有 ICES 这样的公共研究机构,还有许多化工公司(如 3M、拜耳和巴斯夫等)成立的私立研究中心。
新加坡在其他领域也处于世界领先的水平,如海运和离岸工程,水务处理和润滑剂等产业。鉴于此优势,新加坡就着重开发高增值的精细化学品工业,来服务其他相关的产业群,进一步拓展化工业。 此外,精细化工公司可以利用新加坡与其客户和最终消费者近距离的优势,针对其消费者开发新的精细化学品,迅速地应对亚洲市场里不断涌现的各种新需求。
在这高度复杂又充满活力的行业中,人才是核心推动力。而新加坡卓越的学术机构每年都培养并向该行业输送一大批优秀的工程和管理人才,还有技艺精湛的技术人员。 每年,为了进一步让工程系毕业生踏入行业做好充分准备,政府在裕廊岛投资兴建了高效的煤油分离器。 该设备建在化学加工科技中心 (CPTC),为毕业生们提供了一个模拟启动、关闭和安全程序的试点。 除了拥有一大批受过良好培训的本土人力资源,新加坡优越的地理位置和宜居性能,使这里的企业能够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经验丰富的人才。 强大的本地人力资源,加上多元化的国际人才,共同创造了世界一流的人才枢纽。各大公司可以招贤纳士,扩展业务,推动其在亚洲的发展。

化工产业在新加坡的发展潜力

新加坡已经为能源与化工业下一个阶段的发展做好准备,志成为可持续发展的楷模。 为了应对气候变化和全球能源紧张的问题,新加坡带头提高了能源效率和排放管理方面的标准。并且通过裕廊岛 2.0 版本创新计划,与行业紧密合作,加速发展新型可持续原料与技术。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将会看到具有影响力的项目陆续的启动,以保持裕廊岛综作为合性制造业中心的吸引力。 这包括关键基础设施的建设,如修建煤气化厂、液化天然气站和多用户产品电网。 认识到工厂级可持续性的重要性(即减少工厂的碳排放量),新加坡以积极支持的态度,希望鼓励各大公司采用提高能源效率的项目。 多年以来,新加坡也会经常收到各方的积极评价,称赞其完善的基础设施、丰富的人力资源和良好的经商环境。 若公司希望找到一个理想的地点,既能与消费者亲密接触,又能管理其在亚洲的经营实体,新加坡无疑是首选。其优越战略性的地理位置和四通八达的连接性能让公司轻松管理其在这个高速增长地区的运营活动。

新加坡能源产业背景

产业信息及数据

Energy-722x190
-石油工业占新加坡国民生产总值的5%。
-新加坡是世界三大炼油贸易中心之一,2007年的石油出口达6810万吨(世界能源统计年鉴,2008年6月)。
石油工业不是一个独立的产业。炼油业已成为化工业发展的催化剂,它除提供化工业具优势的原料外,也带动了其他产业如石油和天然气设备、石油钻机制造等。
-新加坡是世界领先的亚洲石油贸易枢纽。
-新加坡也是亚洲石油及石油产品的价格中心。
-新加坡是亚洲领先的散装液体物流枢纽,世界排名前三位。
-这里是世界上最繁忙的船舶燃料供应中心,2007年供应船舶燃料达3150万吨(新加坡海事及港务管理局)。

新加坡能源产业背景

自从1891年石油贸易开始以来,石油工业已成为新加坡经济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多年来,炼油业已成为石油工业发展的催化剂,它为化工业发展提供必不可少的原料,从而使我国化工业保持竞争力。今天,新加坡已成为亚洲无可争议的石油业枢纽,也是世界三大出口炼油中心之一。 新加坡也积极探寻发展机会,实现能源工业的可持续性增长。重点将放在启动生物柴油生产和开发利用可再生能源的新技术方面。独特的地理优势、卓越的存储基础设施和一流金融机构,对于加强我国在炼油、贸易及物流方面的领先地位,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2007年11月,新加坡政府推出了题为"发展能源,促进成长" 的全国能源政策报告报告阐述了新加坡未来能源政策的基调,即在经济效益、能源保障、环境可持续性及产业发展四个政策性目标中求取平衡,确保能源供应稳定及充足。
新加坡是亚洲重要的石油和天然气枢纽,石油天然气行业2007年产值几近新加坡国内生产总值的5%。我国持续加强能源业的竞争力,政府正在开发创新的物流方案,增强炼油、贸易和物流行业的协同配合,满足全球能源需求。 全球洁净能源技术市场未来十年对高辛烷值燃料的需求将持续强劲,洁净能源也日渐成为我国的重要产业。新加坡在半导体、工业设备及化工产业方面的丰富经验和生产及技术基础,创造了开发太阳能、燃料电池及生物燃料市场的良机。
为将能源业发展推上新台阶,新加坡致力于将现有的炼油能力提高到每天130万桶。扩大现有炼油厂的规模、优化炼油产业不仅有助于保持我国在全球炼油产业的地位,更重要的是,也有利于提升面向出口的炼油吞吐量,推动我国石油贸易的增长。
新加坡是能源业在区域开展研发活动的理想之地。 这个产业正迅速成为替代燃料和新一代生物燃料的研发基地,并引导研发活动向润滑油等高价值产品发展。基于在精炼业发展中的不懈努力,新加坡在一些关键研发领域取得进展,如加工优化、及能够更充分利用现有炼油资产的催化剂研发。
新加坡综合性能源化工中心——裕廊岛拥有大量石油储存设施,为能源贸易和生产提供了便利。到2010年,裕廊岛地下储油库(Jurong Rock Cavern)建成后,储油量将成倍增长,能够储存147万立方公尺的原油、凝析油和石脑油。新加坡也正在兴建第一个液化天然气接收站,使能源的来源多元化,也可带动相关经济效益的增长。这些创新的基础设施解决方案对确保能源工业的持续增长和竞争力至关重要。
新加坡通过提高能源使用效率,加快发展新的可持续原料和技术,为解决气候变化问题做出努力。
作为全球领先的能源和化工业枢纽,新加坡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高素质的人力资本。不断提升换代的能源业急需最先进的技术,企业可利用本地的高技能人才来管理复杂的高端制造及研究项目。
电力零售市场的开放为消费者提供了公平的竞争环境,用户可以灵活地选择电力零售商购买电力资源。此外,本地电力公司对其下发电厂的出售使得进驻本地的国际业者增加,增强了我国电力市场的竞争力。

新加坡清洁能源

为了应对气候变化,减少对化石燃料来源的依赖,世界各国政府正在加紧努力发展其清洁能源技术。新加坡政府早在2007年就将清洁能源技术定位为促进经济增长的重要领域。为了引导此行业的发展,新加坡立下目标,希望洁能产业在2015年为新加坡的国内生产总值(GDP)贡献34亿美元并提供1.8万个就业岗位。 作为亚洲领先的清洁能源枢纽,新加坡对于主要的太阳能公司如菲尼克斯太阳能(Phoenix Solar)、可再生能源公司(REC Solar)、天合光能(Trina Solar)和英利公司(Yingli)等都充分利用新加坡优越的地理位置和竞争优势来开发新的解决方案并推动其公司在亚洲市场的增长。另外,著名的风能技术公司,如吉宝(Keppel)和维斯塔斯(Vestas),也已经在新加坡开展业务。 综合在电子、精密工程和化工产业的优势、于区域市场的连接性、高技能国际人才的提供和广泛的供应商基础等优势,新加坡能为洁净能源产业的公司提供卓越的运营条件并有效增值。 对于注重创新活动的公司,新加坡世界一流的知识产权制度是另一大优势。 作为一个城市国家,新加坡欢迎清洁能源公司将新加坡作为“城市实验室”试验并演示其解决方案,以准备在未来将其创新解决方案推广到世界其它地区。

清洁能源产业在新加坡的竞争优势

Alternate_Energy-722x190
亚洲人口超过世界人口的一半,加上亚洲国家面对日益增长的能源需求供应紧缩以及气候变化的关注,亚洲已被视为全球清洁能源产业的下一个主要增长市场。 鉴于新加坡的位置处于热带阳光带,并且有强大的半导体制造和创新基地,新加坡致力于发展清洁能源产业,并以太阳能作为重点。除此以外,这个城市国家的其他重要增长领域还包括风能、智能电网、绿色建筑和能源效率。
新加坡处于亚洲阳光带内,与同为当今太阳能技术主要枢纽、处于温带地区的日本或德国相比,新加坡多接收约50%的太阳照射。 新加坡先进的供应链能力和广泛的地区联系能够为重视亚洲阳光带市场的企业提控一个有效的基础,辐射其市场。加上该地区大约有十亿人没有直接享受电力供应,以新加坡为基地的公司都处于有利地位为这个庞大的市场提供特别订制的离网型的清洁能源解决方案。
新加坡有世界一流的基础设施并辅以专业物流服务的供应商,其中包括机场内自由贸易区的新加坡机场物流园(Airport Logistics Park of Singapore),促进区域物流服务的樟宜国际物流园,及迎合化工和石油企业要求的裕廊岛菩提物流园。 这些基础设施能帮助企业更加有效并便利地连接亚洲未开发的市场。新加坡与更加广泛地区之间的优秀连通性也有利于以新加坡为基地的公司满足区域对清洁能源产品方面的巨大需要。
新加坡的制造业所培养的专有技术能增加规模效益及降低制造成本,这也是许多著名清洁能源公司在此落户及发展新加坡作为区域基地的主要考虑因素。 新加坡成功在精密工程和化工行业的基础上发展全面的技术,并以此晋身为重要的半导体枢纽。这些优势可以有效地进一步转移到太阳能与其他的清洁能源行业。
新加坡在可持续发展的研究和创新方面已做出重大投资。 自2011年以来,新加坡政府已宣布拨出超过8亿新元为推动能源、水源、绿色建筑和解决土地稀缺(对一个弹丸小国来说是关乎国家战略的挑战)等方面的研发项目提供经费资助。 这些研究投资催化了新加坡创新驱动产业集群的增长。例如,水资源行业已从2006年的50家公司发展到当今约100家公司,这些公司在新加坡不仅进行研发活动,同时也进行区域总部、工程、制造方面的活动。这些公司发现,与价值链中或者相邻产业的其它企业合作有利于开发新的技术和解决方案。 在清洁能源方面,新加坡的研发环境更为完备。其主要研发设施是新加坡太阳能研究所(SERIS)。该研究所从事太阳能的研发与人力资源培训,目前已经吸引了160名太阳能行业全球知名人才研究人员加入。 展望未来,SERIS将开发新加坡太阳能光伏技术的发展蓝图。目的在于绘制出技术发展方向,以确定未来最适合在新加坡部署的的有关技术。 除了SERIS,新加坡另外一间重要的研究所是设于南洋理工大学的能源研究所(ERI@N)。该研究所从事广泛的能源研究,例如风能、燃料电池、智能电网和绿色建筑。 ERI@N已与博世(Bosch)、IBM、飞利浦(Philips)和维斯塔斯(Vestas)成立研究合伙关系。新加坡科技研究局(A*STAR)也经营一实验电网(EPGC),提供一个1兆瓦的微电网以供分布式发电和智能电网研发之用。 此外,新加坡已为能源创新计划办事处(EIPO)旗下的清洁能源技术预留1.4亿新元研究经费。 随着其研发方面的投资,政府正致力于通过研究生奖学金和专业课程来培育城市可持续发展方面的研究人才。 这些奖学金得主都经过精心挑选,在全球顶尖大学学习,领域包括太阳能光伏,风能和能源系统优化等。学成归来后,他们将在新加坡将其技能和知识贡献给本地的研究机构和企业,增强新加坡在这方面的知识和能力来催化清洁能源的创新。 通过这个蓬勃的研究和创新生态系统,许多洁净能源企业陆续在新加坡建立区域或全球研发中心。其中包括松下(Panasonic),其能源解决研发中心是其公司进入环保产品和解决方案市场战略的重要环节。松下(Panasonic)将与新加坡政府机构合作,以新加坡作为全球产业化之前进行能源解决方案方面的首个试验平台。 为了借助于新加坡亲商的商业环境,优秀的物流连接,完善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和创新能力,世界著名的潮汐能源公司亚特兰蒂斯资源公司(Atlantis Resources Corporation)已在新加坡设立其全球总部。 维斯塔斯风力系统(Vestas Wind Systems)世界最大的风力发电系统供应商,也选择新加坡进行研发活动。
作为一个小城市国家,新加坡必须开发自己的解决方案,以应对自己土地、水资源等自然资源缺乏的局限。几十年来,政府机构和产业之间的伙伴关系在新加坡的可持续发展倡议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 为了促进这种伙伴关系,新加坡将自己定位为一个“城市实验室”,将本国的城市基础设施开放给本地和国际公司开发解决方案。新加坡与许多亚洲城市有着许多共同之处,这些公司可以利用这现实生活城市环境中测试、验证和展示各自的城市解决方案。这也允许新加坡政府试用各公司引进的领先技术和解决方案。 除了开发单独技术,新加坡也注重将个别技术集成为系统方面的能力。例如全球巨头松下已使用新加坡榜鹅生态镇进行 “全面能源管理解决方案”的测试和产品化。该系统集成许多清洁能源板块,如太阳能系统、锂电池、家庭能源管理系统和节能空调等。榜鹅生态镇是一个新建的公共住宅区,该区域最终将容纳30万居民。 其他例子包括来自法国的EDF和威立雅集团(Veolia)与各新加坡政府机构合作,为新加坡及海外生态城镇进行的设计和规划工作提供开发和运行复杂的模拟技术。 同时,葛兰素史克(GSK)与新加坡合作开拓预计5.5亿美元的“未来工厂”计划,目的是通过采取可持续发展程序和绿色技术以减少该公司的碳排放足迹。一旦完成,葛兰素史克(GSK)将在全球复制其新加坡工厂的模型。 另一个例子是吉宝西格斯(Keppel Seghers)的一兆瓦(1MW)光伏系统。该系统设立于新加坡一个污水处理厂的屋顶,也是全国首个为水资源处理提供太阳能的商业规模光伏系统。 “城市实验室”这个概念也在洁净科技中心(Cleantech One)——新加坡耗资9千万新元新建的生态商务园中践行。作为“清洁技术园城市实验室计划”的一部分,新加坡工业基础设施开发机构裕廊集团(JTC Corporation)正在与企业合作,测试创新还未产业化的绿色城市解决方案。 还有星桥(Singbridge),一个最近由新加坡政府成立的商业模式运营企业,致力于发展亚洲的生态城市。其主要工程之一为中国的广州知识城,预计最终将容纳超过50万居民。 新加坡也成为一个理想的培训枢纽,让亚洲各城市的市长更好地理解如何实现和发展可持续性的城市解决方案。

新加坡在清洁能源的新举措

项目开发和融资

 

技术创新不是新加坡唯一的优势。这个城市国家正利用其作为区域领先的项目开发和融资枢纽的有利位置来推动新的清洁能源项目融资技能。其中一个关键的举措是吸引金融机构的洁净能源融资部门去利用新加坡作为服务亚洲的平台。新加坡也正在开发和实施创新的融资方式,如项目债券和绿色商业信托等。

此外,新加坡也正在试验创新的融资方式和商业模式来解决高昂的前期成本及进一步鼓励太阳能技术的采用。在此之下,新加坡首个太阳能租赁项目为榜鹅生态镇带来一套两兆瓦(2MW)的太阳能光伏系统。

异地购电协议(offsite PPA)是新加坡目前正在探索的另一个创新商业模式,通过从一个不相关地点所产生的太阳能来源来满足另一个耗能源密集型建筑(如数据中心)的能源需求。

新领域:能源管理和城市系统

新加坡的土地面积有限,且受快速变化的天气模式影响,所以新加坡必需应付太阳能间歇性供给所现出的挑战。因此,新加坡正在研究各种新型控制方式和系统优化平台。作为整个国家智能电网测试平台的一部分,政府还试行智能电表、楼宇能源管理系统、需求响应和电动汽车。

另一个创新方法为进行中的新加坡蓄水池浮动光伏试点项目,该项目旨在研究一个替代屋顶太阳能装置的方案。同时,太阳能冷却技术正在一所国际教育机构世界联合书院(UWC)中进行测试。该项目是目前当今世上最大的太阳能冷却系统。

简体中文